當前位置:首頁  >  廉潔文化  >  文化
課本里的長江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19-10-28

  打開中小學語文課本,一幅幅壯美的長江圖景躍然紙上。

  “哦,長江。哦,我們的古老的、古老的母親,以自己的乳汁,千年萬載地哺育了億萬子女的乳娘。”(郭風《長江》,北師大版七年級語文下冊)全長6300公里的長江承西啟東、接南濟北、通江達海,干流流經全國1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雕琢了祖國各地千差萬別的地表形態和地貌特征。

  “從礫石堆上四面張望,晶瑩連綿的冰峰、平坦遼闊的冰河歷歷在目……遠方白色金字塔的各拉丹冬統領著冰雪勁旅,天地間浩浩蒼蒼。這一派奇美令人眩暈,造物主在這里盡情賣弄著它的無所不能的創造力。”(馬麗華《在長江源頭各拉丹冬》,部編版八年級語文下冊)——這是長江源頭各拉丹冬雪山“冰塔林”的奇觀。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杜甫《登高》,人教版語文高中必修三)——這是長江上游重慶奉節的長江秋景,處于人生之秋的詩人杜甫登高臨眺、百感交集,給長江注入了濃郁的家國情懷。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月下飛天鏡,云生結海樓。”(李白《渡荊門送別》,部編版八年級語文上冊)——這是長江中游湖北宜都的勝景,自蜀入楚由山地到平原的地勢變化,在詩仙李白雄奇豪放的詩句中一覽無余。

  “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李白《望天門山》,部編版三年級語文上冊)“萬里夕陽垂地大江流。”(朱敦儒《相見歡》,部編版八年級語文上冊)“京口瓜洲一水間,鐘山只隔數重山。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王安石《泊船瓜洲》,人教版五年級語文上冊)“客路青山外,行舟綠水前。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王灣《次北固山下》,部編版七年級語文上冊)——這是長江下游蕪湖、南京、鎮江等地不同時節的景色,青山綠水之間,是美輪美奐的長江生態,是厚重綿長的歷史文化。

  長江之上,山水繾綣而成的壯景莫過于長江三峽。在經年累月的地殼上升、江水下切的共同作用下,全長193千米的長江三峽沿途兩岸奇峰陡立、峭壁對峙,成為歷代文人墨客吟詠不盡的主題。

  “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巖疊嶂,隱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見曦月。”(酈道元《三峽》,部編版八年級語文上冊)“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江間波浪兼天涌,塞上風云接地陰。”(杜甫《秋興八首(其一)》,人教版語文高中必修三)“三峽的秋色,是從大江兩岸的橘柚樹開始顯現的……三峽中又是一片秋天的明麗……于是,整個峽谷波光蕩漾,三峽又充滿了秋天的熱烈氣息。”(方紀《三峽之秋》,北師大版六年級語文上冊)

  萬里長江晝夜奔流,千年文脈綿延不休。從歷史中走來的長江,也因為沿江兩岸的人文遺跡而熠熠生輝。

  這里,有名城——

  “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李白《早發白帝城》,北師大版二年級語文下冊)“寒衣處處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秋興八首(其一)》,人教版語文高中必修三)位于重慶奉節城東的白帝城,歷史可以上溯至西漢末年公孫述據蜀時于白帝山上所筑之城,后因三國時期蜀主劉備白帝城托孤而名聲大噪。舟行江上,仰望白帝城,仿佛聳入云間,它成為詩人筆下長江沿岸的重要地標,為長江平添了一份壯麗。

  這里,還有名樓——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李白《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人教版四年級語文上冊)“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崔顥《黃鶴樓》,部編版八年級語文上冊)臨江而建的黃鶴樓,見證了這條奔流不息的黃金水道上古往今來多少迎來送往和離愁別緒?從這些千古流傳的名篇中,便可管窺一二。

  “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前人之述備矣。”(范仲淹《岳陽樓記》,部編版九年級語文上冊)岳陽樓位于湖南岳陽古城西門城墻之上,下瞰洞庭,前望君山。《岳陽樓記》將山水樓宇的景色,與自然界的風雨陰晴和“遷客騷人”的“覽物之情”結合而寫,寄予長江這條具象的河流及其沿岸的名樓更深遠的意境。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人教版高中語文必修四)萬里長江,滋養了世代的中華兒女,也陶冶了無數的風流人物。他們在這里開啟哲思,更在這里開辟壯舉,譜寫了氣吞山河的壯麗史詩。

  從白居易潯陽江頭聽到琵琶女彈唱后感慨“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白居易《琵琶行并序》,人教版語文高中必修三),到范仲淹登臨岳陽樓縱議“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岳陽樓記》,部編版九年級語文上冊)的政治理想;從蘇子月夜泛舟游赤壁時的哲思“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蘇軾《赤壁賦》,人教版語文高中必修二),到辛棄疾登京口北固亭后感懷“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辛棄疾《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人教版九年級語文上冊),詩人們觀照的對象早已超越了自身的悲歡離合,他們放眼古今天下的家國大業,書寫著中國傳統知識分子憂國憂民、兼濟蒼生的宏圖抱負。

  這樣的理想與情懷,隨著奔流不息的長江水,流淌在中華民族的血液里,鑄就了今朝“風流人物”不斷譜寫的英雄史詩。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后盡開顏。”(毛澤東《七律·長征》,部編版六年級語文上冊)長江見證了中國共產黨和紅軍長征的豪情壯志,遠征路上的“萬水千山”成為革命將士崇高理想和堅定信念的鮮亮注腳。

  長江,昂揚著必勝信念和革命豪情,奏響了一首首氣勢磅礴、雄壯有力的嘹亮軍歌。“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毛澤東《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滬教版九年級語文下冊)正是人民解放軍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壯舉,讓新的中國屹立于世界東方。

  “你從遠古走來,巨浪蕩滌著塵埃;你向未來奔去,濤聲回蕩在天外。你用純潔的清流,灌溉花的國土;你用磅礴的力量,推動新的時代。我們贊美長江,你是無窮的源泉;我們依戀長江,你有母親的情懷。”(胡宏偉《長江之歌》,蘇教版六年級語文下冊)

  新時代里,一曲雄渾激越的長江之歌正在母親河上唱響。“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長江經濟帶建設的一項項新舉措給長江帶來新氣象,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壯美畫卷徐徐鋪展。(方莉)

 
中共長春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長春市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吉ICP備14006482號
三期內必开